被杀后我快穿了_55.结局章1_免费小说阅读_霍绍霆温蔓小说

防盗, 订阅70%章节后清缓存可看, 否则需要等72小时。 凯撒KTV的4006包间内,唯一的光源是天花板上的一盏彩球灯。

幽暗的彩灯光线在室内来回掠动, 光线忽明忽暗。在满地艳红花瓣的衬托下, 室内色调呈现出一种莫名的诡异感。

包间内装修奢华,有独立K歌舞台,设施齐全, 却没有开K歌设备, 也没有音乐。茶几前的地面上, 一簇鲜红裹着一只丝绒锦盒。

盖子敞开, 锦盒里卡着一直鸽子蛋大小的钻戒。

一滴鲜红液体“啪嗒”滴落在钻石上,替它晕染了独特的暗红光泽。顺着液体来源往上看, 是一具被悬挂在水晶灯上的男尸, 绳子从他两边腋下穿过, 挂在了水晶灯上。

地面那一簇鲜红不是花瓣,而是血泊。

落地窗前, 一个身躯娇小的女孩逐渐苏醒。她耳边有个陌生而机械的声音在回荡:

“天网恢恢, 疏而不漏。”

乐璃脑仁胀痛, 有些不适应这具新的身体。

她支撑着昏昏沉沉的身体站起来, 依靠直觉,摸索着打开了包间内的水晶灯。

然而灯源被吊在上面的尸体挡了一半,墙上印出尸体的影子, 透着阴森鬼魅的气息。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 乐璃还是被这阵仗吓得“嚯”一声。

她下意识往后一退, 脊背贴着玻璃,双手摁压了一下胸口,吁出一口气低声吐槽:“很刺激。”

乐璃下意识打量现场,每一处细节都收进脑中。

人死后心脏停止跳动,血液回流,男人脖颈处只有余血还在往下滴。尸体的出血量在地面形成血泊,花瓣浸泡在血泊中,这片诡异的红,让氛围有些惊悚。

乐璃没有靠近尸体,立在原地仰着头,借灯光观察细节。

她正聚精会神,耳中传来“叮”的一声:“恭喜宿主获得凶器一把。”

她抬起手,手中多了一把小臂长短的利刃,刀尖上有点血迹,刀柄和一半的刀刃都没有血迹。

乐璃冷呵一声,骂了一声“变态”。

获得一把凶器,有什么可恭喜的?这可不就是块烫手山芋吗?警察如果现在冲进来,她就是头号犯罪嫌疑人。

耳边传来系统1013的软萌小奶音:“宿主,你的主线任务是找出凶手,副线任务后续会出现。”

如果乐璃在这个世界死亡,便会重来一次,循环往复,每一次死亡都会经历真实的痛楚。

乐璃很快进入状态,盯着悬挂在水晶灯上可怖的男尸,眸中淡定。

据她观察,死者身上的伤不止一处,从血泊形状和痕迹看,他被吊上去的时候还没死,是失血过多而亡。现场大小血泊不少,说明这个男人存活时间比较长。

从血泊干涸程度来看,死亡时间应该在一个小时内。

现场没有搬运痕迹,这里应该是第一案发现场。包间里有酒,却没有开封,说明原主小悦是在喝醉后被人带到了这里。

系统1013看着这淡定的宿主,觉得她冷静地有点不成体统了,居然还分析起了尸体状况。

系统1013的资料里显示,乐璃生前是个演员,中国最年轻的影后,一生颇具传奇色彩,塑造了很多经典角色,死的时候也才三十岁。

乐璃进入碧水论坛《悬案迷踪》的世界,是想利用破案来积攒到足够的重生值,然后重生回到原世界。

1013接待过很多新手,乐璃是唯一一个看见沈文博尸体没有呕吐,且还分析起尸体的人,这个影后的心理素质好得有点超乎它的想象。

乐璃深吸一口气,开始接收原主的记忆。

她现在的身份,是一个叫小悦的网红。死者沈文博是小悦的前男友,国内首富王一山的第三个儿子,同时也是娱乐圈当红流量男星。

今晚沈文博打算跟小悦求婚,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包间内被割断喉咙。

原主小悦醉得不省人事,醒来后已经手握血刃,金主爸爸兼前男友被吊死在水晶灯上,原主吓懵,下意识认为兴许是自己醉酒后杀了沈文博。

就在她还没来得及理清楚思绪时,好朋友美琳和经理进入包间。小悦惶恐无措,撞开他们,攥着血刃逃离现场,躲进了KTV后巷。

而小悦在逃离KTV后,被杀害,现场被伪造成切喉自尽。

警方迫于首富王一山的压力,断定此案为情杀然后自杀,迅速结案。

虽然这个案件已经结案,但因为存在种种不合理,被网友列入碧水论坛的《悬案迷踪》内。

接收完信息,乐璃拿起手上的刀,在自己脖颈上比划了一下,笑了一声。

她的突然发笑让1013觉得诡异,心想这宿主怕不是被吓傻了吧?

“宿主,有人过来了,对方已经进入电梯,三分钟后抵达。”

乐璃不能像原主一样逃离凶杀现场,如果离开这里,一来会被警方认定为犯罪嫌疑人,届时只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二来,凶手没有在包间里杀了她,一定有特殊原因,因此她离开这里反而不安全,可能会和原主一样被割断喉咙。

这具身体柔弱,她无力和强壮的凶手对抗。

时间紧迫,乐璃立刻掀起裙摆,利用衣服布料裹住了手掌,以此充当手套。

1013以为她要用裙摆布料擦凶器上的指纹,却发现她并没有急着用衣服去擦刀柄上的指纹,而是隔着衣服布料,抓起了身边的窗帘布,再利用窗帘布擦掉了刀柄上的指纹。

乐璃清楚,凶器已经被凶手清理过一次,这上面只有她的指纹。如果她用自己的衣服去擦拭凶器上的指纹,一定会在刀柄上留下微量物证,警方一定会从刀柄上检测到她裙子的衣料。

乐璃处理好凶器,靠着窗户坐下,继续假装昏迷。

她刚闭上眼,包间门被推开,时间刚刚好。

“啊——”

美琳和经理一开门便看见水晶灯上血淋淋的男人,几乎同时尖叫出声。

沈文博的尸体被吊在水晶灯上,地上一片血泊,腥味刺鼻,而乐璃就晕倒在落地窗边。

经理和美琳扶着墙呕吐起来,不敢再去看尸体。经理立刻通过耳麦联系安保人员,并打电话报警。不过两分钟,案发现场被安保组人员保护起来。

美琳跨过血泊,来到窗边掐了掐乐璃的人中。

乐璃辗转苏醒,美琳松了口气,红着眼眶问:“小悦,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乐璃视线定格在尸体上,吓得一头扎进美琳怀里,瑟瑟发抖。

美琳下意识伸手替她挡住眼睛:“别怕别怕,我在,我在,警察马上就到。”

因为惊吓过度,女孩面色几近灰白,双眸呆滞无神,娇小的身躯缩成一团。美琳立刻脱下外套给她披上,说了些安慰的话。

这个美琳是小悦的好姐妹,两人生死交情。

美琳见她受了不小刺激,也不再多问,只是抱着她,不停地拍肩安慰。

死的那个人是沈文博,美琳几乎可以想象她现在是多么的惊恐和痛苦。

警察抵达现场后,根据现场所有人提供的口供,把乐璃当场犯罪嫌疑人带回了警局。

*

晚上十一点左右,沈文博在KTV被杀的事不胫而走,微博首页被此事刷屏。

#首富第三子被谋杀#

#沈文博被杀!凶手居然是小悦!#

#金主爸爸被小网红谋杀#

……

凶案发生当晚,A市公安局立刻成立特案组,乐璃被带进小黑屋进行盘问。

“啪”地一声,小黑屋内灯光骤亮,强光照射在她脸上,刺得她睁不开眼。她吓得直哆嗦,牙齿磕着下唇,渗出血,柔弱的模样看得让人心疼。

坐在她对面的是一男一女两个警察。

男警察问她:“老实交代,今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沈文博,是不是被你杀害的?”

乐璃只是一个劲儿发抖,惊恐地望着他,什么话也不说,就这么和警方对持了近两个小时。男警察脾气暴躁,捏紧拳头砸在桌面上,“砰”得一声响。

乐璃双肩一缩,两行眼泪立刻滚出来,咬着嘴唇摇头,声音细若蚊呐:“我、我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那里。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哭得梨花带雨,男警察盘问了她两个小时什么也没问出来,看着她哭哭啼啼的样子,觉得特心烦,骂了一句“他妈的”,踹了一脚桌子,丢下笔摔门而出。

留下女警继续盘问。

……

小黑屋与外面用一层单向透视玻璃隔开,里面看外面是漆黑一片,外面却能将里面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外面站了两个样貌出众的男人,身高均在一米九以上。

其中一个休闲装束的男人,戴着口罩鸭舌帽,只露出一双冷静的眼睛。他直勾勾盯着审讯室内,气质清冷。

另一个穿一套运动装,气质吊儿郎当。他看着里面的磨叽审讯,也觉得特烦,掐灭烟头,弹到了垃圾桶里,侧过脸跟沈慕说:“二弟,今晚看是审不出什么了,你先回家安抚老头子,这里我盯着,有情况第一时间告诉你。”

“凶手不是她。”沈慕注视着里面,静默数秒后,才又开口:“把人领回家。”

沈涛嘴角都抽了一下:“我靠。杀人犯,你他妈要领、领回家?”

……

审讯室内。

乐璃正怯怯地与女警交代今晚的事,耳中却突然传来系统1013的声音:“宿主,还有一件事。考虑到您生前是个演员,在悬案世界会害怕,所以还会有其它任务者协助您一同破案,以此降低您的任务难度。”

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个宿主不仅胆子大,并且毫不辜负影后称号,堪称戏精本精。

乐璃问:“是谁?”

“一个系统绑定一个宿主,另外一个任务者的绑定系统不是我,所以我无法窥探。”

牛娃是怎么死的,她们都清楚,可谁都不敢替她说话,都怕,这种境地,能没有存在感就没有存在感吧,活命重要。

乐璃如何呼唤系统1013,这家伙愣是不出现,宛如从未存在。乐璃脑子里关于原主的记忆不多,七七八八,很多都衔接不上。

原主叫阿娴,已经被拐了一个多月。大半的时间浪费在了路上,她来这里也才第三天。

刚才那个指认她是杀人凶手的女孩叫张蓉蓉,两人是一个系的同学,一起被拐的。拐她们的是一家五口。

牛婶有四个儿子,死掉的牛娃是老幺,其它三个不在村子。

牛婶去隔壁几个村子找买家谈价钱,牛娃负责在家里看守。

趁着母亲不在家,牛娃打算对女孩们下手。

前些天牛娃想侮辱一个叫周巧巧的女学生,那女孩性子烈,誓死不从,一脚狠踢在牛娃的命根子上,差点让他断子绝岁。

牛婶知道后,为了杀鸡儆猴,把这个叫周巧巧的女学生扔在杀猪锅里,拿开水烫熟了。

那叫声,凄惨至极。

牛婶一巴掌落下来,打得乐璃整个人趴在地上,而牛娃的尸体就在她眼前。

她抬眼看着这具男尸,发现男尸僵硬的姿势很奇怪。

牛婶抬脚朝她头部踩过来,还好她反应迅速,用双手接住。

大概是没想到她敢反抗,牛婶拿鞭子又抽她身上,细嫩的肌肤上又绽开两条红痕。

第三鞭的时候,乐璃抓住了那根鞭子,她将嘴里的血水啐了出去,目光锐利,语气出奇地平静:“想给你儿子报仇,就停下。”

妇人显然被她的话惊了一下。

这女孩身体不好,从被拐回来第一天就开始生病,每天都怯怯地缩在角落,不说话。

她以为这女孩不仅有病,还是个傻的,打算将她便宜卖给隔壁村的那个六十岁的老汉,为了把她卖个好价钱,这两天专门给她做了些好吃的养她。

乐璃用本地话跟她沟通:“嬢嬢,你把我卖给谁,那都是我的命,即便你把我卖给那个六十岁的老汉,我也乖乖的。但我不能容忍那些鬼迷日眼的人污蔑我杀人,我没有杀人,更没有杀阿牛哥。阿牛哥前天说要娶我当媳妇儿,他年轻力壮,可不比那个六十岁的老头好吗?我为什么要杀他?杀了他对我有什么好处?”

牛婶望着她,哼了一声:“那你说,不是你是哪个?”

“我不知道。”

乐璃确实不知道,她的记忆不多。

牛婶的暴脾气就要再次发作,只听乐璃又说:“但凶手一定就在这个地窖中,婶,你给我点时间,我要看看牛哥的尸体。”

这是牛婶的小儿子,她当然不想放过真凶。她非得把杀牛娃的人揪出来,剥了皮不可!

她见乐璃说得胸有成竹,收了鞭子,指着她脑门说:“我给你时间说,你要是给我扯把子,我就剥了你的皮!”

“嗯。”

男尸下身盖着衣服,乐璃不羞不臊将那唯一的衣服掀开。男尸下身所有,一览无遗。

那几个缩在角落的女孩尖叫了一声,纷纷捂上了眼。

牛婶被这叫声搞得心烦,吼道:“叫什么叫?”

那几个女孩立刻闭上嘴,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牛婶保守,见乐璃这么淡定地掀开了死去儿子身上的衣服,心中不免几分嘀咕,觉得这女孩淫\\\\贱得很,只怕六十岁老汉都会瞧不上她。

乐璃为了演好女法医,特地学过解刨学,也动手解刨过男人的尸体。

就此刻而言,她眼中没有男女之分,只有死者和生者的区别。

乐璃撑开死者眼皮和口腔,发现死者睑结膜和口腔黏膜有散在淤点。面部和肢体皮肤呈现青紫,脖子有勒沟。

尸体开始发臭,死亡时间已经超过24小时。

这里长时间无人看守,如果不是外面有十条狗,这些姑娘未必不能逃离这里。

乐璃又观察地窖。

这个地窖虽然晦暗潮湿,四周散了很多女性丝袜、内衣内裤,以及小黄书。

尸体上方挂了一条绳子,起初她不清楚这里挂一条绳子做什么,可她在用目光丈量了死者的身高后,终于知道用处。

是用来上吊的。

这里都是被拐卖来的女孩,这对母子绝对不会给她们任何自杀的机会。这根上吊的绳子,一定是牛娃带进来,并且留在这里的,他是想自己上吊。

当然,牛娃并不是想真的上吊,他只是想找到一种快感。

牛娃命根子受伤,大概是为了找刺激,带了很多淫.秽物品下地窖。

他当着众女孩的面,脱了衣服裤子,脖子挂在绳套上,身体腾空。

随后而来的是很强烈的窒息感,当他大脑缺氧,脑细胞开始迅速死亡,谷氨酸有关的生化反应便开始了,让他有了很强烈的幻觉,让他获得了一种超乎寻常的性快感,甚至达到一种从所未有的性.高.潮。

而牛娃是因为收敛不得当,直接给吊死了。他的死法被称为性窒息,也叫窒息性□□。

……

“你这个臭丫头,胡说什么!我幺儿才不会这么下流!”牛婶听了她的话,觉得荒唐,转而去看其他几个女孩:“你们说,到底怎么回事?”

那六个女孩都不敢说话,她们目睹了牛娃是怎么死的,但她们不敢如实相告。因为这种荒唐的死法,牛婶一定不会相信,如果牛婶动怒,都把她们放进锅里煮了怎么办?

大家都很害怕,直到张蓉蓉跳出来,把所有罪责推到了乐璃身上。

乐璃没打算用这招脱险,只是在拖延时间想办法。她是任务新手,这才是她的第二个世界,系统不太可能会给她设定死局。

就在这时候,地窖外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牛家妹儿,在不在?大财主来了!”

牛婶警告地窖里的几个女孩:“你们给我老实点,谁都别想跑!”

说完,把自己儿子的尸体藏到风车后面,爬上了地窖。

她们这座梁子山,有四个村庄,交通闭塞。这几个村庄重男轻女的很,大部分人家生了女儿,就扔后山溺死了,直接导致几个村子男多女少,好些男人娶不上媳妇儿。

这个牛婶是做人口生意,主要做附近村庄的生意。最近栗子村的一个在泰国打工的汉子,认识了两个国外的老板。

据说这个老板想从她手上买女孩,带去国外当小姐,价格是卖给村民的六倍不止。

牛婶家四个儿子,他们一家人在城里专拐卖女孩。这几个月暑假,旅游旺季,他们一口气拐了八个女孩上山,死了一个,还剩七个。

牛婶觉得自己要发财了,赶紧让栗子村的大兄弟带了那个大财主过来挑人。

*

等牛婶离开,张蓉蓉瞪了一眼乐璃:“阿娴,你以为她会信你的鬼话吗?”

乐璃拿刀子般的目光在她身上刮了一眼,没有说话。

地窖有人陆续下来。

牛婶带下来两个男人,这两人身高均在一米九以上,样貌出众。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