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帅们同时闹离婚_第85章 hapter 85_免费小说阅读_霍绍霆温蔓小说

chapter 85

谢见微又是心疼又是心暖, 急急忙忙赶回后殿, 找来热牛奶喂他。

伺候的太监想接手, 谢见微却直接摆摆手让人出去。

他太小了,怕饿又嗜睡,可是却执拗地跟在他身边,明明吃喝才是性命攸关的事, 但在他这里,陪着谢见微才是一切意义。

哪怕挨饿,哪怕犯困, 哪怕身体不适。

谢见微在他小小的脑门上戳一下:“笨蛋。”

喝着热牛奶的小毛球舔舔他指尖。

谢见微笑道:“奶里奶气。”

小毛球最不喜欢他说他小, 听到类似的语言总会反抗, 比如现在,他作势要咬谢见微。

谢见微哪里怕他咬?他更怕硌到他的小牙齿, 于是他求饶道:“好啦, 不小,阿离已经是个大宝宝了。”

大宝宝是什么鬼?小毛球还是咬了他一口。

谢见微眼睛弯着, 心情很好。

登上帝位,谢见微的生活并没什么变化。

父亲去世,他彻底成了孤家寡人,坐在高高的帝位上, 下面站了无数人, 可没一个人敢抬头看他。

他们尊重他,敬畏他,但这不是作为一个人, 而是一个皇帝。

听起来似乎有些可笑。

皇帝不是人吗?

这个时代的皇帝还真不像个人,掌握着巨大的权利,背负着数不尽的责任,手持生杀予夺,却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的自由和情感。

十六岁的谢见微,是整个帝国的皇帝,却仅是阿离的谢见微。

他只有在这个不会说话的小毛球面前才是一个人。

登基后的前几年异常忙碌,新君上位,需要作出足够的成绩来让百官信服,尤其谢见微又这般年轻,早在贵为皇子之时,便有人轻视他。

生得如此貌美,看着又这般纤弱,这样的少年真能背负起帝国基业?

谢见微用实力告诉他们,一代明君、千古一帝,与外貌、年龄毫无干系。

他勤勉、谦逊却又果决、睿智,懂得聆听却不会任人摆布,仅仅三年,十九岁的谢见微便让文武百官心服口服,他们跪在堂下喊得那一声“吾皇万岁万万岁”充满了真情实意。

阿离一直陪着谢见微,和他形影不离,谢见微曾说过:“你长大了可就不许跟着我上朝了。”

大了就没法揣进怀里,总不好带着一个小兽去朝堂。而且谢见微也心疼,每次时间一长,小毛球都饿得迷迷糊糊,长此以往他担心对他身体不好。

可谁知道,从他说了这句话之后,这小家伙就不长了。

吃得不见少,可就是不长肉,始终只有巴掌大,除去蓬松的毛发,整个身体更是小得可怜。

谢见微很担忧,找人来给他看了又看,他们都说并无大碍,小毛球很健康。

可就是不再长大,后来谢见微便不肯在人前将阿离暴露了,不能长大的幼崽太奇怪,反常既妖,他怕他有危险。

而且谢见微始终觉得阿离是不一样的。

小时候没人看得到他,只有他可以。

那时候阿离还有一对黑白翅膀……

这显然不正常,谢见微不想让他有任何危险,所以小心地把他藏在自己身边,不让任何人知道。

一晃就是几年,小毛球始终和谢见微相依相守,活在大千世界却待在只有两个人的国度。

有时候谢见微甚至会荒唐地想着:阿离真的存在吗?真的不是他自己妄想出的吗?

可是他又这么真实,会“嗯嗯”地叫唤,会舔他手指,会用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他手心拱来拱去……晚上睡觉也会趴在他胸口,用小小的身体给他带来安心的重量。

“阿离。”

小毛球看他。

“你不会是因为我才不肯长大吧?”

小毛球翻个身睡,给他一个绒绒的小屁|股。

谢见微弯着眼睛戳他:“是不是?”

小毛球又解释不清,也懒得解释,睡得呼呼呼。

谢见微摸摸他,心软得一塌糊涂。

他想有个人陪着的时候,他拍着小翅膀出现在他面前;他怀疑眼前一切都是虚假的时候,他落在他怀里,失去了小翅膀却有了可以触碰的身体;他害怕他长大后会离开他,他停止生长,与时间隔离。

谢见微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圆满的,因为有阿离存在。

谢见微在他脑门上吻了吻,轻声道:“谢谢你。”

小毛球转身,在他唇上亲了亲。

谢见微笑道:“痒。”

小毛球哼唧一声,翻身继续睡。

谢见微只有这时候才会像个真正的少年,笑得明朗,满目快意,对着一个巴掌大的小家伙撒娇:“别不理我嘛。”

小毛球拍他脑门。

谢见微亲他。

小毛球再拍他,他再亲他。

两人玩得不亦乐乎,直到小毛球累得不行,呼呼睡着。

谢见微抱着他也闭上眼,做了一个轻飘飘又暖洋洋的好梦。

变故发生在什么时候?

谢见微永远不会忘记。

他为了他不长大,又为了他一夜长大。

如果可以重来,谢见微希望一切都没发生。

万祥六年,边境大乱,外族入侵打乱了帝国的平静,长达两年零六个月的战争让帝国民不聊生,战死无数。

帝国太平百年之久,早已忘了战争的滋味,虽然谢见微上位后很重视军队训练,也准备了大量军用物资,但现任将领都缺乏实战经验,面对外族铁骑,一个个溃败,短短半年便被侵占了七座城池。

如此险境,真是人人自危。

高居庙堂的一干重臣也是诚惶诚恐,深觉大厦将倾,帝国不保。

二十二岁的谢见微已褪去了年少的稚嫩,面临如此可怕的境地,连年迈六旬的帝国宰相都惶恐不安,可他们年轻的帝王却面色沉静。只见他身着黑色帝袍,从龙椅上缓慢起身,照进大殿的光芒落在他绣着暗纹的袍裾上,让那条金色巨龙腾空而起。

谢见微沉声道:“朕要御驾亲征。”

他话音落下,整个大殿都陷入了诡异的平静中,但很快,反应过来的大臣跪了一地,全都诚惶诚恐地劝慰着陛下三思。

谢见微目视前方,一字一顿道:“帝国百年基业,不能毁在朕这儿,朕知道你们顾忌什么,但当下形势,还有谁能挑起三军?”

一句话问得所有人哑口无言,内阁大臣孙尚磕头道:“陛下尚未大婚,若是此次……此次……”

“难道在此坐以待毙,帝国就能延续下去?”谢见微双目如炬,几句话便问得人说不出半个字。

他在位六年,虽年轻却政绩斐然,常年积累的帝王之威让众人对他极其信服。

此时此刻,他们这些帝国老臣竟然真的开始倚望这位十分年轻的君主。

过去六年,谢见微用实力告诉他们什么叫做“无所不能”。

也许他真的可以力挽狂澜,也许他真的可以击退外敌,也许他真是上天降下的帝国守护神。

不知是谁先开始,一声声“吾皇万岁万万岁”如同热浪般翻滚而起,响在恢弘的大殿中,伴着朝阳升起,耀亮了帝袍之上暗藏的金色巨龙。

这一仗一打便是整整两年,谢见微亲自挂帅出征,带着帝国的铁血男儿勇抗外敌,用血和汗换来了边境百姓的热诚爱戴。

被入侵的七座城市尽数夺回,最后的生死决战时,谢见微和军师设立一个局。

因为实在险恶,谢见微将阿离留在了营帐里,独自出征。

变故便是发生在这里。

醒来时小毛球看不到谢见微,急得到处找他。

他听得懂人话,刚出营帐便听到了谢见微落入陷阱,被数万敌军围堵的消息。

当时小毛球便整个炸毛,他想都没想便循着气味去找谢见微。

找到谢见微时,他看到浴血奋战的青年,谢见微也看到了他,他惊讶道:“阿离你怎么来了?”

他话音刚落,堪称奇迹的一幕诞生,只有巴掌大的小兽如同冲破桎梏一般,瞬间长大,雄壮的黑白巨兽力量强悍且所向披靡。

一时间在场的人都懵了。

敌方也好,我方也罢,全都呆住。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这头骇人的猛兽撕碎了敌国大将的喉咙。

谢见微本来便不在弱势,这下更是占了巨大的优势,他很快回神,下令进攻。

战事很快一面倒,这漫长的战争也在此刻落下帷幕,成为了史书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时跟随谢见微战斗的人都惊呼道:“神兽降临,陛下果然是天赐真龙!”

谢见微还在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巨兽,他怔了会儿后才严厉道:“今日发生的事,谁都不许提及半分!”

在场的人都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的,信他,敬他,也绝对的忠诚于他。

谢见微要求保密,那就没人会多说一个字。

整整八年都没长大丝毫的小兽在一夜之间成了这等骇人猛兽。

谢见微不怕他,他只是心疼,密密麻麻的抽痛感中夹杂着无数的不安。

“阿离……”

阿离看向他,黑色的眼睛中还带着嗜血的光芒。

他走近他,轻声道:“没事……我没事。”

猩红色从那双眼睛中褪去,他变得温和又乖巧。

谢见微抱着他大大的脑袋,眼角湿润着:“别怕,我不会有事的。”

“嗯嗯。”他轻声唤他。

谢见微知道他在喊他,他眼角落着泪,嘴角却在笑着:“谢谢你,阿离,谢谢你。”

为了我而降临,为了我而不再生长,又为了我一夜间成了这样。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但谢谢你,谢谢你半生的陪伴。

后面几年谢见微不想去回忆。

他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他希望他和阿离的只有两个人的“筵席”永远不要散去。

毕竟他们只有两个人,已经很少很少了,所以……不要散了,真的不要散了。

陆离睡得很踏实,谢见微却睁着眼看了他一宿。

第二天,谢见微精神抖擞地去上朝,陆离醒来后在龙床上发了会儿呆。

颜柯问他:“元帅大人?”

陆离告诉他:“昨晚我做了个梦。”他大体说了一下,其实就是谢见微从六岁开始,自己陪着他的一整段记忆。

颜柯根据过来人的经验说道:“这应该不是梦,而是真实的记忆。”

陆离也这么认为,他顿了下才说道:“看来这就是阿微的心结了。”

陪伴、孤单。

谢见微很孤独。

从出生就没体会过家庭的温暖,现实中如何陆离暂时不清楚,但是梦中的谢见微,六岁前虽然有母亲却和没有一样,因为母亲一直病恹恹的,满心都是忙碌的父亲,根本无暇在意他。

可至少这时候还有个母亲陪着他,至少她并没有凌虐他。

但很快,他就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去,冰冷的尸体成了他对母亲这个词的深刻回忆。

也许现实中那个年幼的谢见微也曾渴望过,渴望有个人陪在他身边,不……哪怕不是人,只是个虚无的长着翅膀的小兽也好。

他太孤单了,哪怕被众星捧月,可是心灵却一片荒芜,找不到归属,得不到依靠,只能坚强地活着,将孤独变成习惯,最终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克服了它。

可其实阴影不会随着太阳的降临而消失,它始终躲在角落里。

因为从未得到过,所以得到了便额外珍惜。

他珍惜陆离,不想失去,因此他不停地满足陆离,不停地给予他:权利、荣耀、地位,人心所渴求的一切,他都送到陆离面前。

他给陆离全天下最好的,为了陆离不惜放弃一切。

其实仔细想想,这不对,是病态的,是隐藏极深的另一种形态的强烈不安。

他就像一个从未有过玩伴的孩子,忽然间有了一个朋友,恨不得将一切都分享给他,只希望他能陪着他。

但这好吗?不好。

陪伴是相互的,给予更是相互的。

幸亏陆离爱他爱到了骨子里,否则换成另外一个人,只怕会酿成悲剧。

人是会被惯坏的,一味地付出不一定会得到回报,反而会让自己身陷囹圄。

陆离轻叹口气,居然越来越不讨厌它了。

没有它,他哪里能见到真实的谢见微。

这个藏在强大中,潜在睿智里,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孤独的蜷缩在角落里的孩子。

知道了心结,解决起来不难。

只要一直陪着他,陪他一生,他便释怀了。

但这熊猫身体不妥,这样陪着他是肯定不行,太被动,变故太多。

谢见微依赖他,可永远不会把他当成一个人来依赖。

不是人,也不会爱上他。

而治疗孤独的最好的办法绝对是爱情。

心贴心的两个人,会填满对方的世界,会永远不知道孤单为何物。

想要谈恋爱,首先他得先变成人。

怎么变呢?

陆离也知道“神”的意志。

首先得让谢见微认定他是个人,这样太才能变成人。

陆离琢磨了下开始彪戏。

颜柯忍不住担忧着:军师大人忽悠元帅大人他很放心,但元帅大人真能忽悠了军师大人吗……咳咳,这话他肯定不会说出来的,他还不想被剁吧剁吧扔向外星喂虫子。

陆离觉得要让谢见微把他当个人,首先他得把自己当成是人。

比如一些熊猫的习惯得改了,吃竹子?NO,人要吃饭。

然而第一场戏他就遇到了瓶颈。

陆伸伸爪子想碰包子,谢见微打开他手道:“不可以吃这个,消化不了。”

陆离执着地要吃包子。

谢见微扬声道:“都撤了。”

桌子上的美酒佳肴瞬间消失不见。

陆离:“……”

谢见微还哄他:“那个你吃不得,而且也不好吃。”

骗人,肉包最好吃了,他能一口气吃十二个。

陆离说不出话,又不愿意发出那撒娇一样的“嗯嗯”声,索性转头装生气。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