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有话说_第61章 章 六一_免费小说阅读_霍绍霆温蔓小说

当东方的红日从山巅跃出,又从山巅跃下的时候,持续了整整一晚加上一个白天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血与残躯,肉块与尸体,将一灵观的广场与山门涂抹了个遍。

到处都是刀剑拳掌残留下来的痕迹,进山门后最先见到的迎客殿坍塌了一半,就中盘踞于桌案之上的雕塑也塌了一半,只剩下余下的半边独眼,依旧以一种超脱尘俗的慈悲与冷漠注视寒山及天地。

进山的武林人士死了十之六七,除最开头就做壁上观的危楼中人适时脱离之后,剩下的那些,少数一部分被一灵观制住关押,而大多数则冲破了山门,沿着寒山大大小小的山路四下逃逸。

此时一灵观已无力去追捕这些人。

何况他们此番也并不知该拿关押与逃离的那些人如何是好,虽双方此时已经势同水火你死我活,然而这些人可不顾江湖道义逼上山来强夺孤鸿剑,一灵观却不能无视名门正派的作风将其统统杀死。

战斗之中的死伤难免。

然而战斗之后还狠下辣手,不说不可触摸却切实存在的江湖名声,哪怕是现在还在场的明心和尚与傅清秋都不会答应。毕竟两人之所以肯带着人过来援手灵泉道士,归根到底,也是因为一灵观与他们都乃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

但此次援助之后的结果……委实叫众人都意想不到。

当一切结束之后,一灵观中的其他人去打扫残局,灵泉道士与两人坐在停灵殿宇近旁的偏殿之中。

此偏殿安静清幽。

然而当所有人都不说话的时候,清幽就变成了幽冷,安静就变成了郁结。

三人对坐,虽明心和尚并未说话,灵泉道士还是从对方眉目间看见了几缕忡忡忧心。

这一场涉及整个门派的战斗之中,灵泉道士亦是受伤不轻。他这时叹息一声,强撑着伤躯向两人行礼道:“此番多亏二位,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虽非一灵观所决定的结果,亦是连累了二位……”

傅清秋之前受了萧见深一剑,又勉力坚持了这整整一天一夜,此刻的伤势只会比灵泉道士更重,还能坐于此地与另外两者同商结果,真乃是其铁骨铮铮、一口硬气强自支撑了。

他几乎没有力气说话,只轻微地一摆手示意灵泉道士不必客气。

明心和尚就没有傅清秋这样了。虽出家人不染贪嗔痴诸般邪念,他这时也忍不住埋怨道:“你这老牛鼻子可是坑苦了和尚啊!我此番回去也不知要如何与掌门师兄交代,那些跑出去的人必会在江湖中将孤鸿剑与这场战斗之事大传特传,到时候恐我摩尼教也不能超然于物外……”

灵泉道士苦笑不止。他岂非正是不想走到今天这一地步,方才在最初时候对那些人诸多忍让,只希求一切和平解决?

但现在说什么也迟了。

“罢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古之贤人诚不欺我。”灵泉道士道,“当孤鸿剑的消息传出的那一刹那,在他们上山来的那一时刻,就注定了今日的这一场局面。尚幸孤鸿剑此番还在贫道之手中……这场武林浩劫,就由贫道与一灵观,前来埋葬吧。”

灵泉道士静静说,话里一时的不祥让明心和尚大为不忍,安慰道:“何至于此?道士与道观纵经受一时风雨,也可雨过天晴。”

灵泉道士只一笑不答。

他理了理思绪,道:“那些被一灵观制住的人不适合由一灵观出面放了。”

其余两者眉头微锁,但并不焦急。

果然灵泉道士之后就道:“傅庄主此时身受重伤,且在昨晚中手下弟子也是人人染血,同样不适合做这一件事。也唯有和尚昨夜尚有克制,此番那些人就麻烦和尚带走放了吧。”

这乃是给摩尼教施恩之机会。等孤鸿剑销毁的消息传出江湖之后,便可叫摩尼教尽量挣脱出这个漩涡来。

明心和尚道:“那便多谢道士了。”

灵泉道士又转对傅清秋说:“傅庄主这里,老道甚是愧疚。之前庄主曾向老道讨教观主绝技,老道以此剑法太过凌厉,比试恐伤天和之由拒绝……庄主此后虽未多言,老道也是知道庄主心中甚为遗憾。此番庄主全力帮忙一灵观,一灵观上下无以为报,老道便代诸位先辈,将这镇派之一的抄本赠与观主。只是观主须得向老道保证一事,乃为此剑经观主不可教于门下弟子,只可传给自己的直系子孙。”

傅清秋此时虽重伤在身中气,听闻此言,亦是豪言狂笑:“道长不必如此!本座在此立誓,见完剑经当即销毁,绝不习练于己或流传他人!”

整座偏殿中沉郁的气氛好像也随着这一声朗笑而被冲散。

灵泉道士与明心和尚脸上都有了笑影。灵泉道士再向傅清秋执礼道:“愧极,愧极,道士尚不如俗人。”

此后他脸上神色一肃,道:“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件事——”

“清秋庄主,明心大师,老道添为一灵观三十二代掌门,请二位与贫道一起销毁流毒江湖的孤鸿剑,叫孤鸿剑中所有秘密,就是埋葬于天地尘埃!请两位与贫道一起发誓,此后终身,所有秘密在我之身上消弭,所有秘密,当我死后,天地再无人知!”

傅清秋与明心和尚同样作誓。

如此之后,灵泉道士上三炷香于殿中塑像,而后径自起身,去了隔壁停灵之殿,开启棺木,从棺中尸体掌心处取出了那柄黑色的孤鸿剑。

取出的这一瞬间,他的目光落在棺中之人身上,但见因棺木钉死,遗体在这一日夜间并未被打扰,依旧面容带笑,栩栩如生之时,不由悲从中来,心血翻腾。

但他很快站了起来。

当站直身体之后,灵泉道士已经摒弃掉之前的情绪。

他拿着这柄剑回到旁边的殿宇,将剑传阅明心和尚与傅清秋,并指着那剑柄上的刻纹示意两人细细察看。

果然傅清秋和明心和尚很快就发现了其剑柄之上的刻纹细致入微,再一一对比孤鸿剑曾在江湖中流传的细节,果然无一不能对上。再屈指弹剑身,看剑纹,亦果为吹毛断发,断金切玉的神兵利器之属。如此检验下来,两者已经认定这正是遗祸武林,将武林搅得腥风血雨的孤鸿宝剑。

一时之间,二者的神色也变得极为肃然。

而后他们将孤鸿剑再还给灵泉道士。

灵泉道士这时来到一灵观镇派之一、至于露天之下的乾坤丹炉之前。他早有吩咐,已经有观中弟子和那些被俘虏的武林人士等于此地。

他长喝一声:“看试剑!”便擎孤鸿剑,手起剑落,斩精铁于地!

场中众人一时屏息。

灵泉道士又喝一声:“起丹火!”

那幽蓝色的火焰就自炉中猛然蹿起!

他这时手中用劲,将那孤鸿剑一把投入丹炉之中,便听一连串的噼啪之声不觉于耳,火焰包裹长剑,将众人面前之空气也一同扭曲。

灵泉道士眼睁睁地看见那剑柄之上的细纹在烈焰之中融化变形,再看不出本来面目之后,方才长出了一口气。

他示意弟子在此处看守,自己则转对傅清秋与明心和尚说:“此时方能算毕竟全功……两位与门下弟子伤势不轻,不如在观中盘桓一二日,修整过后再行离去?”又笑说,“想来那些逃走之人也不至在这两三日之间将消息传遍武林,又裹着新一批人再杀上山来。”

傅清秋与明心和尚也是微笑,但两人都拒绝了灵泉道士的好意。

明心和尚说:“恐掌门师兄等急了,还是先回摩尼教将一切原本禀告为好。”

傅清秋也道:“急着回山庄参悟剑法。”

灵泉道士方才乃是客气之举。此时两人都明确婉拒,他也并不虚留,很快就安排妥当,将两方人马连同那之前被制住的武林人士一起全送出了观中。

而后他方才回到了主殿,环视着等在这里的诸位师兄弟,面上的平和与微笑已经被一片肃杀所取代。

他冷声道:“——此番一灵观遭此大难,乃为内贼所致。这内贼杀了谢思德,传出孤鸿剑消息,又能知到弘雅之事,必为在座中人!”

他的目光自众人震惊的脸上缓缓滑过。

“你们都与我一起在这一灵观中一同长大,我此番只想问他一句:一灵观究竟有哪一点对他不起,要叫他做出这种欺师灭祖,丧尽天良之事?!”

“而在做出了这样丧心病狂之事后……”

“若他还以为自己能够瞒天过海,享用那荣华富贵或拿到绝世武功或达成他所有想达成的目的……那就大错特错了!”

两批人马浩浩荡荡地下了半山,在半山腰的岔路中分手。

明心和尚带着自己的人与武林人士走了左边的道,他一边前行一边示意门下帮那些受伤的人进行简单的包扎与治疗,于是一路的□□哀号之中渐渐地多了感谢至于。

当他来到山脚,于黑夜之中再回首看那云遮雾绕,好似与先前无有不同的寒山之时,便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

旁边有佛门子弟凑上前来,略带忧心地问:“师父,一灵观此番恐有灭派之忧?”

明心和尚却摇头道:“不至如此。此番我与傅庄主回去之后,定会向武林同道公布孤鸿剑已毁之事。既然孤鸿剑已毁,他们也不会再咬着一灵观不放了。只是灭派之忧虽消失,但不管名誉还是实力,一灵观都受到了绝大打击,伺候数十年中,只怕也难有起色,恐还会时时被人寻仇……委实堪称浩劫一场。”

“但不管怎么说,这最艰难的一关一灵观已经度过,明日只会比今日更好。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他说罢双手合十,高宣了一声“阿弥陀佛”,便带着众人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然而没有人知道,没有人预料得到。

就在大家以为围绕着孤鸿剑和围绕着一灵观的所有风浪都暂时结束的时候。

同一天的晚上。

寒山之上突然响起了巨大而不绝于耳的爆炸声,滚滚的碎石如同泥石流一样从山上倾斜而下,寒山山脚的一个村落中的村民在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被压死于自家的床上。

等第二日天明了,附近的人方才发现:昨夜撼天动地的巨响乃是来自一灵观中。

一灵观这个盘踞于此地百年的道教大派。在一夜的时间里,被炸得七零八落,破碎坍塌。

所有还在这里的人都死了。

一切已被夷为平地。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