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辈们每天都在黑化_第20章 冷香_免费小说阅读_霍绍霆温蔓小说

叶双忍了又忍,才抑制住掐诀反击的本能动作。

她前面那么多动作都是为了不暴露自己,一旦反击就功亏一篑了。她没法解释为何洞府里的那个小女孩不见了,人却换成了自己。

虽然她身为化神老祖,的确有不解释的权利,但叶双从未想过要以高高在上的态度对待自家后辈。

他们是合作者,不是主从关系。

这一点,叶双向来拎得清,她的灵魂本就不是真正的化神老祖,修真界习以为常的那一套对她不管用。

她从来都是以德服人的好嘛。

于是摇光老祖淡定地变换了法诀,原本意图要使出攻击法咒的手势一转,立马换成了五行遁诀,也多亏了这间洞府的构造,一个土行诀下去,她毫无压力地就遁往地底,再由洞府外面破地而出。

君陵的剑的确很快,且出手果断,直觉还十分惊人。

叶双初时听叶盈盈说过,这位少年之所以得了无圣尊者青睐,让原打算一辈子不收徒的苍华峰剑尊破例,就是凭他天生的剑修之体。

剑修之体在天元大陆上从来都是一个传闻,自两万年前道魔大战结束后,这个得天道厚爱的神秘体质就未曾在修真界展露行迹。

顾名思义,拥有剑修之体的修士就是为剑道而生的,他们对剑道的领悟远非寻常人可比,传说只要执着此道,修行之路将一路顺畅毫无瓶颈,因此在上古之时,这种体质也被称之为“仙人之体”。

得道飞升,易如反掌。

先不说这个传闻到底有多大的水分,但对于无圣尊者这样一心专注剑道的修士而言,平生能够遇见一个拥有剑修之体的苗子,可想而知会是何等狂喜。

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就把君陵收归门下,悉心教导。

叶双站在洞府之外,再次将身形隐去,抬目望着君陵所发的那道剑气将坚固的洞府劈成两半,不由摸了摸下巴,感叹了一句后生可畏。

听盈盈说,君陵还不满三十岁呢,且不谈他如今的修为距金丹仅有半步之遥,单凭他这一击,隐隐已有剑意蕴含其中,看上去剑道应该小成了。

放在天元大陆之上,被誉为天纵之资也不为过。

君陵这一剑既快且狠,目标明确,直指之前叶双隐匿的地方而来,若当时在那里的不是她,换另一个与君陵同等级的修士,恐怕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剑修可怕的攻击力向来是其他修士不敢轻易招惹的主要原因,君陵那一击令得整个洞府四分五裂,碎石四处飞溅,卷起浓浓的烟尘。

那股碎石灰组成的烟尘冲天而起,被洞府外的风吹散,铺天盖地朝着四周覆去。

叶双并未远离,相反她所站的位置离洞府极近,那股烟尘却在靠近她的瞬间绕行,漫天烟雾,唯有她的衣裙依旧整洁如初。

华服的女修静静望向洞府的方向,只见罪魁祸首的少年手执长剑,在纷纷落下的碎石间再度一劈,那些石块便在眨眼间化为尘埃,随风飘散。

叶双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叹了口气。

君陵很显然是在她修为还处在筑基期的时候发现她的踪迹,可是却一句都不问就直接动手,也不知道他是否确信,藏起来的人不会是自己带回来的小女孩。

回想起自己的终极任务,摇光老祖愁得不行。

这样下去可不行,自家可是正道啊,整天一言不合就动手,那跟魔道又有什么区别?

她想要的可是能用爱与正义去感化邪恶的正道弟子,而不是看见魔道就第一时间冲上去屠戮个干净的战斗狂人,要是魔道都被消灭没了,那她还费什么劲做任务?

摇光老祖一时有些惆怅。

堂堂化神老祖劳心劳力到她这份上,也是没谁了,一方面要鼓励自家后辈去净化邪道,一方面又要防止后辈们一不留神就把魔道给灭了。

不行,看来调/教后辈的日程要提上来了。

君陵给让叶双生出了一种急迫感,她想到就做,双目微闭,庞大的神识倾巢而出,不多时,玄一宗的地图已然印入了她的脑海。

这种大事情自然是要跟高层商量的,叶双神识扫过,却意外地发现芙溪与傅平这两位管事已然不在拂云峰之上,而是回到了她刚降落异世时,第一眼看到的宏伟建筑——玉虚大殿。

叶双挑了挑眉,从神识的反馈来看,身处玉虚大殿的可不止这两人,她所见过的几个后辈,叶盈盈、景疏墨、简衍……甚至连冲撞过她的云康尊者父女都在。

这阵仗,莫不是在商量什么大事?

好奇心一起,叶双也不去管君陵了,双足轻点,身子凌空而起,瞬间消失。

叶双是非常潇洒地甩手走人了,可怜苍华峰上的弟子却是被这惊天动地的架势给惊到了,很快便有几位弟子驾着飞剑前来查看,但落地后看清那堆废墟上站着的是谁后,这几名弟子顿时变成了苦瓜脸。

“师、师叔……”其中一名年纪稍大的弟子在同伴们的眼神示意下,不得已挺身而出,对着君陵行了一礼,可话一出口,他便感觉一束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身子不受控制地僵直,连话都不利索了:

“师叔,敢问这里发生了何事……”这名倒霉的弟子正是苍华峰上的管事,他本以为是哪位师弟练剑时没控制好力道,砸坏了公物,这种情况在苍华峰十分常见,按律也就关个几天禁闭的事。

可他完全没想到搞破坏的会是这位君师叔!给他一万个胆子都不敢指责君陵,更别说是进行处罚了。

漂亮如画的少年遥遥望了这些战战兢兢的弟子一眼,淡声道:“是我弄的。”

君陵收起长剑,眼睛却还看着方才叶双藏身的地方,半晌,垂下眼帘。

他刚踏入洞府之时,的确察觉到有生人的气息,但刚确定好方位走过去,半道中这股气息却猛地消失,似乎从未存在过一般。

唯余下一阵淡得快要融于空气中的冷香。

这种香气,他只在一人身上闻到过。

无昼海上短暂的接触,清冷的女修微微振袖,随着汹涌灵力而来的,就是这淡淡的梅香。

恐怕连她本人都不曾察觉。

君陵垂下的手拢于袖中,心念及此,手指不禁轻轻一动,仿佛意图将这快要消逝的香气攥于掌心。

但片刻后,好像意识到自己正在干徒劳的蠢事,君陵如墨的眼眸一闪,又恢复了原样。

留不住就留不住吧,人还在,何必舍近求远?

他不再对那已成废墟的洞府施舍半分关注,在几位弟子或惶恐或忌惮的目光中慢步走近,随着距离的缩减,几名弟子越发不敢直视君陵的双眼,可更加不敢随意移开视线,以免被视作不敬。

君陵对他们这些小心翼翼的动作视若无睹,只平静地道:“走吧。”

“去,去往何处?”最开始搭话的那位弟子见同伴们个个装死,只好硬着头皮问道。

君陵好似对他问出这个问题十分不解,瞥了一眼,在那弟子冷汗直流时,才反问:“苍华峰戒律,无故损毁洞府者需关禁闭七日。”

他的眼神不变,可那弟子却觉落在身上的视线正逐渐变冷:“汝等为执法弟子,此事难道还需由我提醒?”

明了君陵话中的意思,那名弟子在忙不迭应承的同时,心里也抹了把冷汗:乖乖,君陵不开口,他们哪里敢说他违反戒律,就双方的武力差距,难不成还能绑了他去关禁闭?

几名弟子相视一眼,俱是在心底叹气。

.

叶双可不知道自己千防万防,实际上早就暴露了,她已凌空飞至玉虚殿外,想了想,还是没有贸然进去,而是落在了殿门外,神识探了进去。

大殿中气氛凝重,玄一宗的两位掌事与云康尊者分庭而坐,其余的小辈分立两侧。

云康尊者身边只站了他的女儿楼若淳,仍旧是一袭艳丽的桃红衣裙,神色一如在诚身崖下那般桀骜不驯,反观云康尊者面色却不太好,不知是不是当初受到阵法的反噬,伤势还未大好。

可尽管如此,属于元婴尊者的气势却没有削减半分。云康尊者冷眼瞧着对面垂手立于傅平身后的简衍,道:

“傅平,你这话是何意!”

他面上酝酿着怒火,却还隐忍着不发:“你这是在诘问我的女儿?”

“淳儿名节已毁,你还待怎样!”

傅平神色自若,微微一笑:“晚辈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的这位徒弟身中蛊毒,就连芙溪师妹也束手无策,只好问问楼姑娘,你对阿衍种下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说到最后,傅平真人语气微冷,隐含威胁:

“若楼姑娘执意不说,就莫怪我上报摇光老祖,请她老人家来亲自定夺!”

云康尊者拍案而起,怒目圆睁:“竖子尔敢!”

“爹!”楼若淳拉住父亲的衣袖,不甘心地望了简衍一眼,见他没给半分回应,有些失落,却仍强打起精神争辩道,“我早就把一切都告诉你们了,包括我在那个上古修士洞府中获得的情蛊配方也一并交与了你们,你们现在却掉头反咬一口,说我下的不是情蛊,简直可笑!”

楼若淳目光灼灼,一张脸因为激动染上红晕,艳若桃花:“我给简衍种下情蛊,确实存了逼迫他的心思,这件事做了便是做了,我不会不认!但是——”

她提高声音:“你们也别想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你说的那些个异状,我一概不知,再说了,情蛊怎么会有这种效用!”

一直冷眼旁观的芙溪开了口,她的语气温温柔柔的,话里却寸步不让:“我特意请太叔真人查看,他也可以证实,简衍身上的不是情蛊。”

“我们二人商讨许久,也是毫无头绪,至于楼姑娘你给的那份配方,我们当然尝试过配出解药……”

“只是毫无用处!”芙溪加重语气。

“这怎么可能!”楼若淳犹不死心地盯着简衍,高声道,“简衍,除了情蛊,我不曾对你做其他手脚,我可以心魔起誓!”

心魔起誓对修真者来说是最重的誓言,可楼若淳这般说完,玄一宗那边的修士依然满脸不信任,简衍更是撇过头,不去看她。

“你、你们!”楼若淳气得浑身发抖,“你们不过是仗着化神老祖的威势罢了!否则有我爹爹在,哪里有你们说话的余地!”

桃红色衣裙的女子昂首而立,咬牙道:“仗势欺人!”

她话音刚落,不知哪个角落便传来一声轻笑。

这个声音响起,众人皆是一愣,然芙溪与叶盈盈师徒很快便露出欣喜的神色。

楼若淳亦是吓了一跳,她连忙回身,只见玉虚大殿门前,身着留仙裙的女修以袖掩唇,目光意味深长地划过她,道:

“哦——仗势欺人?”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