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辈们每天都在黑化_第30章 战场_免费小说阅读_霍绍霆温蔓小说

叶双的魂体飘在半空,望着下方那个面容熟悉的女子,心情无比复杂。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她原本是隔着屏幕玩游戏,结果她操纵的那个游戏号却跳出屏幕外,活生生地站在了她面前。

浮生录从未跟她提过真正的摇光老祖去了哪儿,叶双原以为过了两万年之久,摇光应该是坐化了,灵魂什么的也早该消散,留下供她附身的不过是个空壳子,却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居然还能亲眼见到真人。

中间间隔着两万年的光阴,在这个复原道魔大战的幻境中,她这个借用了人家身体的后来者,终于得以看到正主的风采。

那位身穿华服的女修已走到了正道大军的最前列,绣着墨色缠枝梅的裙摆逶迤,她所过之处,正道的修士自动向两侧退去,留出一条宽阔的通道。

待女修站定,队伍中有几位中年修士一齐飞身来到她面前,脸上的激动溢于言表,其中一个留着长髯的白衣修士忍不住上前一步问道:“老祖,您……并未受伤?”

摇光老祖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冷声道:“谁传的消息?”

那几个修士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由率先开口的长髯修士回答:“是魔门的人……最近战场已扩大至北方,连外海都被波及,魔门不断派使者到各宗劝降,然后……”

长髯修士小心翼翼地抬眼望了望摇光的表情,发现她依然是淡漠的样子,只得硬着头皮接道:“他们说您……前一阵在凤鸣谷与魔君约战,身受重创,正道联盟失了您的庇护,在魔君手下撑不过一年,劝我等臣服……”

“是极!”旁边一位中年女修面上亦是气愤难平,“那所谓的使者不过是些金丹期的蝼蚁,还敢在各位掌门面前大放厥词,甚至造谣说您修为下跌,简直欺人太甚!”

摇光并没有像他们预想中的生气,反而唇角轻扬:“魔门说我修为下跌,你们便信了么?”

刚才义愤填膺的中年女修一怔,连忙否认:“我等自然不会相信!”

摇光噙着笑,慢悠悠地问:“若是不信,何须慌张?”

华服女修的目光远远落在数百里之外的魔门大军上,这些人方才被她用威压逼退、溃不成军,但此时似乎有人站了出来整顿军队,原本如一盘散沙般四散逃窜的魔门修士又重新集结,气势汹汹地反扑回来。

“乌合之众。”摇光压根不在意对面逼近的大军,只轻轻一扫便又收回了视线。

围在她身边的几个中年修士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状况,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老成精的元婴期老怪,但此刻皆在这位面容年轻的女修面前低下头颅,态度万分恭敬。他们望着那来势汹涌的魔门大军,表情做不到像摇光一般淡定,眼中闪着些许担忧。

“老祖,这回魔门的攻势较之以往更为厉害,他们早在数月前,已将散布在其他战场上的魔门子弟召回,似乎有意在此分出个胜负。”最先出声的长髯修士解释道,“但是尽管魔门弄出这么大的阵仗,真正领军的也不过是魔君手下的三位魔使。”

“确实如此。”那中年女修接过话,“这亦是令我等不解的地方,看他们的布置,完全就是孤注一掷要在凤鸣谷决战,可偏偏那位魔君……自从与您一战后,便失去了踪迹。”

提到那场震惊整个修真界的战斗,女修声音下意识地放轻:“魔君失踪,想必魔门的人也是急了,想趁着老祖您不在的时机一举攻破,可他们没想到,您非但平安无事,反倒是他们自己没了首领,现下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子呢。”

“失踪?”摇光老祖忽然一甩袖,冷哼,“倒是会装。”

她的面容上含着几分怒气,倒是打碎了那副冰冷的表情,使她整个人染上鲜活的气息:“怎么不直接说他陨落了呢。”

几位元婴修士对视了一眼,皆是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听摇光老祖这怒意十足的话,想必她与魔君那一战必有内情,然而这些并不是他们能够探听的,还是装作听不见为妙。

摇光老祖身为化神至尊,心境上的修炼自然也是臻至化境,这丝气恼的情绪只在脑海中一个打转,瞬间已被抹平,再开口之时,她的声音已恢复平静:“你们莫要纠结此事,专心做好自己的事便可。”

数百里的距离对修士而言压根不算什么,魔门的大军此时已如排山倒海般攻了过来,摇光望了一会,忽然微微挑眉,足尖一点跃至半空,道:

“我与人有约,这些人便由你们解决。不过既然来了一趟,我也不好空手而回。”

摇光在一众元婴修士的仰视下,五指飞快地掐诀,随着她的动作,漫天流云卷动,天色瞬息变动,一道金色的光芒仿佛从天外射来,拨云见雾,直直刺入魔门的军队之中。

从魔门修士中,突然飞起一个黑面大汉,他手中捧着一方玉制印玺,其中五彩的光华浮动,对准那道金色光芒直冲而去。

两者撞击所产生的气团轰然炸裂,无边的气流激荡而起,一层层向外传递,立刻掀翻了站在周围的修士,似乎整个天地都被这一击所搅动,那黑面大汉勉强受了一击,口中顿时喷出鲜血。

但他依然梗着脖子直视摇光老祖,摇光对他这种强撑出来的气势不感兴趣,轻飘飘地扔下一句:“趁我不在,便想着欺负我的人?”

所有被她归入为“我的人”的正道修士默默仰头望着上方那个纤细的身影,表情微妙,尤其是那一圈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元婴修士,更是面色复杂。

虽然按修为来分,这位老祖辈分的确顶了天……而且也确实是这场旷日持久的大战中,所有正道修士、尤其是年轻一辈的精神支柱,但是,公开场合这样说,是不是不太好?

老祖您也可以选择私底下讲的,没看到对面魔修的脸都快气绿了么?

摇光老祖根本没往底下看,也并未注意到正道这边气氛的凝固,她只是随着心意,扬手又将那道金光消去,轻笑:“这么明目张胆,谁给你的底气?”

金光散去,那黑面大汉身上顶着的压力一松,立时半跪在地,喘着粗气,目光犹是愤恨。

摇光望着他这样的眼神,顿时有些意兴阑珊,敛起长袖,垂眸道:“罢了,倒显得我是在泄愤似的……你们将这里收拾好,我去去就回。”

最后一句话,她是对身后的正道掌门说的,讲完也不停留,手指微动,一个瞬身诀甩出,身影立刻在原地消失。

摇光老祖的到来只掀起了片刻的波澜,正道与魔门双方都不可能因为她的离去而停手,反倒是正道更像是有了十足的底气一般,士气高涨,与魔门拼杀起来再没像之前那般落了下风,双方战了个旗鼓相当。

叶双飘在空中,完完整整地观看完全程,陡然升起一丝哭笑不得的情绪。

她好像有点明白,别人在看她装逼时……都是什么样的心情了。这位两万年前真正的摇光老祖自然不是像她那样强行装逼,人家的修为是实打实一步步修炼得来的,无论在气势还是法诀的运用上,都比她这个光拥有记忆的外来客强上太多。

连她这个旁观者都不得不承认,那才是名副其实的化神风范。

叶双俯瞰着丘陵上的战场,正感慨万分,突然背后又传来一阵熟悉的拉力,眼前一黑,魂体又被扯入漩涡之中,面前的场景瞬息转换。

等稳定下来后,叶双慢慢睁开眼,才发觉自己被传送到了另一处战场。

说是战场也不准确,这里并没有千军万马,空旷的原野上,只有两道人影在缠斗。

其中一个人的身影她非常熟悉,分明就是刚刚才见过的摇光老祖本人,而另一道……

那明显可看出是一个男人,玄衣墨发,然而因为是背对她,叶双看不见这人的样貌。

她魂魄离体,被那个神秘人送进这处幻境之中,似乎并不能随意动弹,即使她想飘到正面去也没办法。

所以叶双只能隔开一段距离,遥遥望着这两人对峙。

摇光老祖收回方才还在掐诀的手,眉头紧锁,脸上全是不渝。她惯来少有表情,总是一副冷冷清清不带人气的模样,叶双刚开始还不习惯这张脸,后来才发现这算是摇光老祖自带的表情,即使想要表达高兴的情绪,脸上都是带着一种迷之冷漠。

现在乍一看,那张冷若冰霜的漂亮脸蛋上竟出现如此鲜活的表情,叶双自己也觉得不自在。

摇光说出口的话语也不再淡定,反而带着一股火气:“你不是闹失踪么,跑来拦我做什么?”

摇光老祖语气嘲讽:“真想看看你那群找人找疯了的手下发现你一直待在后边看戏时,会是怎生的表情。”

那个玄衣男子轻笑一声,漫不经心道:“你想看?我便抓一个来给你看,好不好?”

这人一出声,叶双立时浑身一震。

这个声音……

与玄衣男子遥遥相对的摇光老祖声音冷了几度:“疯子!”

叶双满目惊愕,这个声音,她不久前才听见过……

在凤鸣谷的巨大丘陵之上的那个声音与现下玄衣男子的声音重叠在一起,同样完美得令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仿佛听上一个字,整个人都能在这声线中融化。

他说:“我不喜欢你这般唤我。”

叶双在这个声音下握紧了拳头。这个人果然跟摇光是相识的……只是单看摇光的态度,似乎并不待见他?

摇光老祖并未被这妖孽一般的声线迷惑,她眼中浮起淡淡的厌恶之色:“玄溯,要打便打,我没时间与你废话。”

“你的耐性怎么还是这样差呢?”被称为玄溯的男子叹息着,声音这么一压低,更是勾人,“不过无妨,你这样的性子很好。”

玄色的衣角一闪,他已移至摇光面前,一手抬起,似是要抚上她的脸庞:“你就这样待我,很好。”

他的手并没能触及摇光,事实上,在他瞬移的刹那,摇光老祖的指间已掐出一个法诀,就等着他靠近过来,现在毫不犹豫就往他身上扔去。

“滚!”

玄溯大笑。

他的声音实在太过好听,即便是这般肆意地大笑,尾音都抹不去那份魅惑之感。

摇光老祖的法术凝聚着化神期毫无保留的灵力,然而玄溯非但不避,反笑着迎了上去。

“要战?这么轻敌可不行。”玄溯右手在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