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头上有点绿[快穿]_37.星际(02)_免费小说阅读_霍绍霆温蔓小说

送走了前来调查的警察, 韩跞坐在书房里,脸色阴沉地可怕。

好一会儿, 他拿起书房的座机拨通了一个牢记于心的号码, 等了好一会儿,那边才接通, “喂?”

“容湛, 林芊芊在你那儿?”

听筒里传来一阵低低的轻笑声,“不是被你自己弄丢了么?”

韩跞唇角抿成了一条直线, “她是我的妻子。”

“嗯, ”容湛笑, “然后?”

韩跞握着电话的手微微用力,像是在极力克制自己。

最终,他说:“我会把她找出来。”

“呵……”意味不明的笑声似乎在嘲讽对方的不自量力,又似乎只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啪!”韩跞重重地挂断了电话, 整个人犹如一头被激怒的雄狮, 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那个名字,“容湛,我们走着瞧!”

筹码被掳走,韩跞怒急攻心, 一整夜无法入眠。

直到天亮后,助理的一个电话打过来。

“总裁,白秘书刚打电话过来请假, 说是在来上班的路上不小心被车子撞伤了腿……”

助理还未说完, 韩跞便沉声打断了他, “在什么医院?”

“这……白秘书说只是擦破了皮,自己处理下伤口就好,所以应该没有去医院,而是在家里。”

韩跞皱了皱眉,“我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下了楼,他看了眼时间,决定去一趟。

车子缓缓停在白慕雅家的楼下停下,刚要下车却看到一个男人刚从楼里离开。

那个男人……韩跞脸色瞬地沉了下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下了车,那个男人也不见了。

白慕雅住在三楼,韩跞站在门外,按了门铃。

不一会儿,门打开。

“怎么了……”白慕雅声音一顿,脸色微变:“韩、韩跞?”

韩跞眼神冰冷,质问:“那个男人来过?”

白慕雅下意识地后退,韩跞恰好进门,顺手关上门。

“我不是告诉过你,和他断干净吗?”韩跞阴沉地说:“还是我说的不够清楚,让你觉得我的话可以当做耳旁风?!”

白慕雅脸色煞白,“只是恰好遇上了,送我回来而已……”

“看来是我对你太宽容了,让你对另一个男人念念不忘!”韩跞冷着脸,声音好似淬了寒冰,“明天之后,你别想再见到他!”

“韩跞!你要对他对什么?!”白慕雅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将他从自己身边狠狠推开,眼眶通红,“不许你动他!你答应过我的!”

韩跞伸手扯掉自己脖子上的领带,上前箍·住她挣扎的手,冷笑:“是你失约在先。”

白慕雅眼泪夺眶而出,声音哽咽:“韩跞,你已经娶了了林家大小姐,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她留着对我有用,你跟她不一样。”见她流泪,韩跞心有不忍,“我说过,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你为什么不信我?”

“信你?”白慕雅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看着他,“你要我拿什么信你?!”

“小雅,你不要逼我。”韩跞薄唇抿成一条线,下巴绷紧,“我只需要乖乖等着就好,等事情结束,林芊芊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威胁。”

“林芊芊……威胁我?”白慕雅仰头看着他,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可笑之至,她一字一句地说:“韩跞,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真正喜欢你的人是被你弃之如履的林芊芊。还有,从头到尾,都是你阴魂不散地缠着我!”

“小雅。”韩跞语调隐含警告,“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忍耐极限。”

对上他的眼睛,白慕雅身体忍不住一颤,恐惧让她睁大了眼睛。她紧·咬下唇,试图压下那股强烈的不安,不再试图惹怒他。

“你脚既然受伤了,先住到我那边,也好方便照顾。“说完,韩跞也不管白慕雅的意愿直接将她抱起离开。

白慕雅不敢挣扎,被他抱上了车。

全程,她都偏过头看向车窗外,心中的害怕渐渐地平息下来。

林芊芊……蓦地,她想起了那个仅有数面之缘的女人,那个明明生了张艳·丽张扬的脸,气质却沉静温和的女人。

自己真的可以逃离韩跞的身边吗?

白慕雅手抚上胸口,握成拳,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车窗玻璃传来细碎的轻响,白慕雅抬头看去——

又下雪了。

十二月末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

在S市的某处私人宅邸中,却感觉不到一丝寒气。

卧室,光线明亮却不刺眼,地面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角落还摆着绿植,红色的花骨朵正含苞待放。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这里完全感觉不到时间流逝的痕迹。

昏睡中的清和隐隐闻到了花的清香,意识似乎与身体分离了开来,迟迟不愿醒来。

意识在梦里浮浮沉沉,终于寻找到了一个光点。

手指微微蜷缩,羽睫颤动,终于,她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帘的画面让她有几分茫然,奢靡华丽的装潢风格不是她所熟悉的任何一种,微微偏头,外头正下着雪,所有的寒意皆被落地窗隔开。

这是哪里?

清和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没有力气,连大脑的思维也迟钝了许多。

突然,有脚步声传来。

空间太过空旷,脚步声显得有些渗人。

原来越近,终于停下。

门推开。

来人很高,清和看不大清对方的模样。

直到对方走到了她跟前。

看清来人,清和眼眸微动,想起身却做不到,这具身体仿佛也已经不再受她掌控。

“宝贝儿,你醒了。”容湛的手里拿着一支针筒,屈膝半跪,握住她的手把药剂轻轻推进她手腕静脉,低沉的嗓音轻柔极了,“这是镇定剂,你的情绪不能太过激烈,不然身体会坏掉的。”

清和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为了不引起你对我的警惕和害怕,我唯有出此下策,好在那天宝贝儿也玩得很开心。”容湛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后颈,好看的唇微微弯起:“我说过,我会不择手段留下你。”

他说过吗?

清和的记忆一下子拉长,又似乎想起来他在什么地方说过。

可是思维变得迟钝后,记忆似乎也滞留了许多。

【宿主,是你喝的那杯水被下了药。我无法过早预知还没发生的事,所以也不知道那杯水有问题。】在清和意识回笼后,姹也醒了过来,【我们还在S市,但以你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逃出去。】

【嗯。】清和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处境,只是问道:【韩跞呢?】

【韩跞在找你,他和容湛的矛盾现在已经被彻底激化,这次不是因为白慕雅,而是因为你。】姹继续说道:【世界的大体走向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你要怎么做?】

【外界呢?】清和问。

【你的失踪已被这个世界的警察备了案,韩跞与他们一起在找你。】

消化完这些信息后,清和感觉累极了。

“咔嚓”一声轻响,脚踝处有微凉的触感传来,接着,床微微下陷了些许,容湛在床边坐了下来。

清和被他半扶起,后背靠在了他胸·膛坐着。他环抱着她,炽·热的吐息洒在她颈间。清和不明白他要做什么,没有气愤,也没有害怕。

半晌,身后传来一声喟叹:“好暖。”

清和身上穿的已经不是那日的婚纱,而是一条白色的真丝长裙,即便身体暴露在空气中,也不会感觉到冷。

容湛就这样安静地抱着她,她身上的气息让他感到无比满足,也贪婪地想要得到更多……

内心深处的沉溺和骤然而起的欲·望让他生起一丝警惕,不能这样下去,放任自己这样只会消磨自己的意志,还是在这样的环境下。

她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交·欢带来的刺激,连触碰都不能沾带情·欲。

“宝贝儿,我一定会找到救你的办法,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容湛环着她腰的手微微缩紧,下巴抵在她颈窝,嗓音低哑:“所以别怕,再等等……”

清和羽睫微微颤动,他在自言自语什么?

“宝贝儿,为什么不愿说话?”容湛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长发,低低地叹了一声,“果然是恼恨我了么?”

清和不是不愿说话,实在是太累了,身体和灵魂仿佛被外力分离了开来。

“不过没关系,等事情结束,我们就从新开始。”容湛微微低下头,一吻轻轻落在她眉心,“到时候我为你重塑记忆,这样宝贝儿就再也不会离开我了。”

清和:“……”

重塑记忆?

这是这个世界的人可以做到的么?

【宿主,这个世界有人精通催眠,重塑记忆并非不可能。】姹将自己能够知道的说出,【所以,最好在那之前离开这里。不管你从前多么强大,但在力量被这个世界的规则压制后,你没有太大的优势。】

清和自然明白这点,甚至她很有可能就在任务世界中神魂泯灭,那是真正的死去。

想来,这也是自己事先就知道的。

却还是选择了这条路。若是能够更多地想起一点从前的事情就好了。

那样的话,或许自己会有更多的选择。

这些想法一晃而过,清和只感觉自己身体一轻,被人抱了起来。

对上她的视线,容湛温柔地说道:“你该沐浴了 。”

“……不。”清和喉间微弱地吐出一个字节。

“别怕,我不会做你不愿意的事。”容湛直接抱着她来到浴·室。

水早已放好,还滴入了安神的薰衣草精油,整个浴·室被淡淡的薰衣草香味环绕着。

清和被他褪·下长裙,放入水中。

这个时候,清和也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右脚踝上的金色脚环。样式很精致,也不负重,上面还纹刻了繁复华丽的花纹。

可再怎么好看也掩盖不了这是一个脚镣的事实。

清和闭上眼,眼不见为净。

洗完后,容湛将她抱到一旁的贵妃椅上,替她把身上的水擦干,又给她换上了丝质睡裙。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