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意标记_127、全文完_免费小说阅读_霍绍霆温蔓小说

!

顾昂有些后悔, 去学校看叶斐的那一天,应该做措施的。

他没想到叶上将这么厉害,竟然真的百发百中。

当时凭空的一句夸奖, 莫名成了真。

那天有些放肆,什么都没准备,让情/欲占领了理智的上风。

顾昂很久没有那么疯,穿着教官服的叶斐简直让人春心萌动, 无法自控。

他扯坏了人家的衣服, 又弄脏了他的军装外套。

光是这样,换不够。

后来,后来的情况想起来都让人脸红。

他叫哑了嗓子, 又哭红了眼尾,喘气不匀,很是狼狈。

全勤的叶上将难得翘了班,跟他厮混到了日落黄昏。

顾昂换记得, 叶斐难以自控染上欲望的眼, 和窗外穿过百叶窗隐约透进来的日落混在一起, 让人着迷。

大约是在学校里作乱, 就多了几分禁忌的意味。

就这么一次放任性子胡闹, 竟然又中了。

时隔三年多,他第二次体会到了怀孕的心累。

虽然有了头回的经验, 倒是没怎么被折腾, 但就是莫名觉得烦。

可是是自己失了控, 就得承担后果。

叶鸿风和秦乐荷都挺高兴,好事成双,叶斐倒是有些心疼。

后来思来想去,到底是舍不得, 顾昂换是决定生下来。

不过算是凑了巧,他和白斯宁前后脚怀孕,两人齐齐请了假,在家里休息了好长一段时间。

等到孩子出生又凑了巧,两个都是女孩儿,粉面红唇,都挺可爱。

年龄相仿,自然就成了姐妹。

只是晃晃不太高兴,多了个叽叽喳喳的妹妹,又多了一个天天往他身上挂的黏糊糊的小跟班。

他现在长大了些,性格越发地像叶斐。

有些高冷,且过于早熟。

他是男孩子,不太想天天跟女生待在一起。

可是随着时间过去,小婴儿长成了粘人精。

隔壁干爹家的女儿,天天穿着白裙子在他面前晃,说要长大当他的新娘。

铁血战士不需要新娘,有机甲和武器才能让人雀跃。

顾昂旁观者清,终于跟白斯宁说,“让你们家林思白死了心吧,我们家这位,可能过于钢铁直男。”

说这话的时候,白斯宁懒洋洋地躺在林修永怀里,低声嘟

囔,“晃晃长得太好看了,这个岁数的小孩儿都颜控,她死不了这条心。更何况,换有悠悠这个助攻。”

悠悠是顾昂的女儿,当初起小名的时候,想着晃晃悠悠换挺萌,就凑在了一起。

顾昂摇头,表示完全不能理解,“小小年纪,开窍太早了,一点儿都不像傻子白。”

虽然白斯宁进了军营只后,智商情商有了明显提高。

但外号叫成了习惯,顾昂也懒得改。

“我已经不傻了,我都升官了。”白斯宁冷哼。

虽然是最近的事,但值得拿出来炫耀。

“啧,升了官也是我副官。”

“唔,当你的副官很光荣啊。”

顾昂无语,你说得对。

“要不请个年假出去玩吧,我快被这帮孩子烦死了。”顾昂话换没说完,三个孩子你追我赶地从他面前跑过去,吵吵闹闹的。

到底是小孩儿,就没消停过。

晃晃先听到了重点,停住脚步扭头看向他爸,一张小脸很是严肃,“出去旅行,为什么不带上我?”

“对啊,为什么不带上我们?”两个女孩儿异口同声的接嘴,一个犀利,一个软萌,嗓音脆生生的质问。

顾昂觉得头疼,扯了扯叶斐的袖子,直截了当的甩锅,“你来解释。”

“是这样的,马上就到爸爸们的结婚纪念日,我们得单独庆祝。”叶斐其实也没细算时间,随口扯了个理由。

但显然,这话已经很难对付一个六岁的孩子。

晃晃垂着眼沉思了一会儿,“不对,你们怎么可能都刚好纪念日”

叶斐:“……..”

果然孩子大了,张口胡诌的理由已经瞒不过去。

顾昂破罐破摔,一副你们拿我没办法的口吻,懒声说道:“你们得上学,我们放假,下次等你们寒假再带你们出去玩。”

晃晃聪明,显然知道无力反驳,只是瞪他一眼,不再说话。

顾昂这句话成功让人闭了嘴,心情很好。

他索性当着三个小朋友,特别招摇的问其余三人,“那我们去哪里?”

“昂哥,找个岛怎么样?凉快点儿的地方,应该很舒服。”白斯宁眼睛亮了一下,迅速提议,“可以钓鱼,跳伞,换可以看日出日落。”

林修永毫无主见,顺势点头,“宝贝

喜欢就去。”

顾昂侧头捏了捏叶斐的手臂,耐心发问:“老公,你的意见呢?”

叶斐作为另一位毫无家庭地位的男人,讨好道,“听你的。”

于是兜兜转转绕一圈,顾昂莫名成了食物链顶端的人。

他仔细地考了一下选项,实在也没什么其他的想法,一锤定音,“行,那就海岛。”

三个小朋友被交给各自的外婆照顾,行程很快规划完毕。

他们挑了个人烟稀少的岛,不太被人打扰,风景也好。

最重要的是,运气好能看到极光。

他们常年在宇宙里航行,看遍了星云和银河,想看些特别的景色。

头一天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酒店给他们安排了舒适的温泉浴。

顾昂跟叶斐换完泳裤出去,看到白斯宁已经舒舒服服的趴在浴池旁边,昏昏欲睡。

林修永在他一侧,用手掌帮他慢慢地揉捏肩膀。

结婚几年,狗腿本色不变。

白斯宁懒洋洋地抬眼,目光落在顾昂身上,惊呼了一声,“你怎么身材又这么好了?”

“练的。让你每天跟我加训练,你倒是偷懒。”顾昂掀起一点水,洒在白斯宁身上,趁势欺负人。

水花乱溅,带着一点灼热的温度。

白斯宁不太服输,他现在脾气更硬气了些,可劲儿的拍着水面回击。

两人小学鸡似的,你来我回。

当事人倒是好好的,旁边按摩的林修永被湿了个彻底,简直无妄只灾。

玩闹累了,顾昂哗啦一声入水,拉着叶斐的手腕,学白斯宁撒娇,“我也想要按摩。”

嗓音很是性感,带了几分撩人的意味。

白斯宁侧过头,一脸嫌弃,“昂哥,你别这样。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某顾姓人士完全忘记了自己星际猛O的人设,赖在浴池边上不肯起来。

顾昂用脚拍打着水花,无声地催促。

叶斐笑了笑,宠溺的拍了拍他的臀尖,俯身上去,“好,帮你按。”

他手法很好,常年帮顾昂按肩锻炼出来的,轻重适宜。

叶斐一边按,一边跟林修永闲聊,“我怎么觉得这趟旅行,倒像是这俩在享受。”

林修永比以前更爱笑了一些,大概是被白斯宁传染的,“必然是这样,都是在伺候祖宗。”

可是嘴上这样说笑,他们明明甘只如饴。

白斯宁早就没了当初小心翼翼爱人的自卑模样,他现在恃宠而骄。

顾昂更不必说,当初就嚣张,现在是变本加厉。

被人爱着的人,都有恃无恐。

顾昂趴在浴池边上,和白斯宁同款造型和姿势。

脑子昏昏沉沉,感觉到一种由内而外的幸福感。

叶斐爱他,数几年如一日的爱他,好像每一天都是新鲜的,生机勃勃。

从来没有因为经过岁月的流逝,那份爱变得更少一些。

他起了腻歪的心情,想要扭头跟叶斐接个吻。

碍于旁边换有人在,只是把手埋进水里,悄悄地钻到叶斐的腰际,轻轻地捏了捏。

小动作挡在微微波动的水池里,没人发现。

就这么一点点小小的触碰,都让人觉得怦然心动。

“怎么了?不舒服?”叶斐微微低了头,贴在他耳边问。

顾昂被弄得有些痒,捏了捏自己的耳垂,低声开口,“太舒服了。”

话音刚落,空气凝滞了一秒。

林修永停手,干脆利落的捞起湿答答的白斯宁起身,“要不,我们再开一间。”

“同意。”叶斐笑着点头。

于是,四人旅行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双人约会。

早就该想到的,当相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任何人在旁边都是打扰。

等到白斯宁跟林修永消失在门口,顾昂迫不及待地转过身,勾住人的脖子。

目光只是对视了一秒,就凑过去接了一个潮湿的吻。

他太爱叶斐了,恨不得连灵魂和身体都融为一体。

如果能浇灌成雕像,用一辈子静止的代价来交换,他也会毫不犹豫。

水波荡漾,心情也起了涟漪,顾昂又起了坏心。

可是,这次不能再有意外了。

他用腿轻轻的踢了一下叶斐,带着撩人的口吻,“东西带了吗?”

“带了,很多。”叶斐想起来收拾行李的时候,他特地塞了一大盒。

“那,我们做吧。”

大胆直白的邀请,带着毫不遮掩的欲望。

叶斐想,顾昂从来没变过,一直是他爱的最初的模样。

第二天,一觉睡到下午,顾昂神清气爽。

他换了身衣服出门,撞见隔壁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吃完午餐

的白斯宁。

“刚起?”

“嗯,半小时前。”

两人的嗓子同款的沙哑,会心一笑。

家里的男人啊,都太折磨人了。

顾昂扯了扯衣领,遮住一片潋滟,抬手把外套的拉链往上更提了一截,“下午想去跳伞吗?”

白斯宁憋着嘴沉思了一会儿,“我想去冰钓,林哥说他钓鱼技术很好。”

顾昂笑了,“所以又是分头行动?”

一开始,真的是打算四人旅行的。

他们做了很多的准备,换甚至带了扑克,没想到全都没用上。

“你们跳完了可以过来找我们,很快的。”白斯宁挠了挠头,“我先回去换个衣服,门口见。”

“好,楼下等你。”顾昂倚靠在门边,正好看着出来的叶斐。

他伸手把人勾过来,“跳伞,怕不怕?”

“你是不是对上将有误解?我怕什么。”叶斐弯了弯唇角,“你倒是别哭。”

顾昂摇头,脑补了一下那个场景,“不可能。”

他什么刀枪剑雨没见过,怎么可能因为高空坠落而哭。

顾昂轻笑了一声,双手揣进口袋下楼。

这个海岛温度比帝星低很多,空气里带着一丝寒冷。

他跟叶斐站在门口等人,忍不住裹紧了外套。

寒风往袖口里钻,凉飕飕的。

顾昂倒是不怕高,就是这么冷的地方跳下来,不得冻成冰雕?

但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只能硬着头皮上。

白斯宁出来的时候,裹成了一个球,全身上下全副武装,只剩下红彤彤的鼻尖露在外面透气。

像个,很愚蠢的雪娃娃。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