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事皆宜百无禁忌_90、番外·吉神宜趋_免费小说阅读_霍绍霆温蔓小说

90、番外·吉神宜趋

木沐梓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

秋欣然在?路边摆摊的时候, 正巧碰见贺中办事回来。他?骑在?马上,怀里抱着个布包,神色沉郁, 秋欣然忍不住出声跟他?打了个招呼。

贺中低头一?看, 发现是她, 不由下意识看了眼左右:“侯爷今日回城,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秋欣然讪笑一?声, 没好意思告诉他?夏修言这段时日正和她生气?。

起因是她从捐复回来便在?城里盘下一?间小楼替人算卦, 等夏修言从军营回来, 才?发现她已经搬出侯府住到了外头, 气?得不轻。秋欣然哄了两句没哄好, 干脆就?将此事放在?了一?旁。赶巧碰上大历与捐复和亲,夏修言护送和亲队伍出城,掐指算算两人也有十来天未见了。

贺中显然不知道这事, 这会儿乍然间问起, 秋欣然也只好摸摸鼻子, 顾左右而言他?:“贺副将这是去哪儿?”

“去送些?东西?,”他?拍拍怀里的布包, 不知想到什么, 看了眼坐在?摊前?的女子忽然道,“你要是没什么事,不如跟我一?块去?”他?讪讪道,“我这人不会说?话, 你一?块去总比我一?个人去强。”

送什么东西?换得会说?话的一?块?秋欣然倒很好奇什么事情能?叫贺中为难,左右这会儿没什么客人,便一?口答应下来。

贺中替她找了匹马,二人一?块往城南走, 最?后在?一?家农户院前?下了马。秋欣然一?眼瞧见门上挂着的白绫,诧异地看了身旁的男子一?眼,只见贺中神情凝重地跳下马,推开外头的篱笆墙,进去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门板拉开一?道小缝,门后站了个年轻的姑娘,她显然认得贺中,见了他?先是一?愣,随即垂着眼道:“贺大人这回过来,又是什么事?”

贺中神色有些?局促,他?将怀里抱了一?路的布包递过去;“军中抚恤的银子已经下来了,换有些?你哥哥出征前?交代?要带回来的东西?,我都一?并给你们送来了。”

那姑娘目光落到布包上,一?时竟不敢伸手去接,过了片刻才?打开门让他?们进来:“大人辛苦了,进来喝口水吧。”

秋欣然跟着贺中进屋

<h1 id="chaptername" css="chaptername">90、番外·吉神宜趋(1/8)

</h1>

,发现这屋里陈设虽然简单,但是到处拾掇得倒是很干净。隔着里间的门板,屋里有个老妇问:“谁来了?”

“贺大人来了。”女子道,“送了抚恤的银子与哥哥的遗物?回来。”

屋中静了片刻,半晌没有听见回音。秋欣然跟着贺中坐在?桌边,不一?会儿便看见那姑娘从屋里扶着一?位婆婆走出来。

老妇见了贺中正要行礼,忙叫他?快步拦住,搀扶着使其坐到桌边,又将布包递给了她,把在?门外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

老妇接过布包放在?膝盖上,伸出一?双骨瘦如柴的手小心翼翼地将其打开。秋欣然坐得不远,布料垂下,便能?看见里头放着一?件没穿过几次的衣裳和一?把木梳。

屋里针落可闻,贺中在?一?旁轻声道:“应三说?这衣裳是您亲手替他?缝的,他?平日舍不得穿,更不想穿到沙场上去。换有这木梳,是他?替小妹买的,说?要是没能?回来,小妹将来成?亲,就?用这梳子梳头,算是他?这个当哥哥的送妹妹出嫁了……”

他?话未说?完,站在?一?旁的女子已经忍不住捂住嘴背过身去发出了一?声哽咽。贺中顿时停住了,捏着拳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老妇摸着衣服上的针脚,眼眶也红了:“老婆子宁愿这衣裳破了百十个窟窿,换他?现在?好好的站到我跟前?来……”

秋欣然听见这话,心中也忍不住一?酸。贺中咬着牙,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您放心,应三不在?了,弟兄几个会替他?好好照顾您,替您养老送终,替他?送小妹出嫁。”

老妇摇摇头,想说?什么却说?不出一?个字,她紧紧捏着那件衣裳,没一?会儿泪水就?打湿了布料。

贺中留秋欣然在?屋里陪坐一?会儿,一?个人在?外头默默将院子里的木柴都给劈好了。等秋欣然出来,二人牵着马回去的路上,半晌没人开口说?一?句话。

等走出老远,贺中才?转头冲着秋欣然不大好意思地说?:“今天算我欠你个人情,原本跟我一?块来的那小子有事,但这种事每回没个人一?块,我实?在?是……”

他?没说?下去,但秋欣然

<h1 id="chaptername" css="chaptername">90、番外·吉神宜趋(2/8)

</h1>

也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这样的事情,贺副将经历过几回?”

“太多了,这两年太平些?,已经少了许多。昌武军军威赫赫,但要是能?过太平日子,谁会想要打仗?”贺中勒着马绳,吐出胸中一?口浊气?,“好在?都过去了。”

秋欣然沉默片刻:“打仗前?人人都会留这些?东西??”

“沙场上人死了有时连尸骨都找不着,留些?重要的东西?,要当真有个什么不测,其他?兄弟会替你把东西?送回家,也算给活着的人留个念想。”

“贺副将也有?”

贺中咧嘴一?笑:“怎么没有?我爹是个打铁的,来前?给我打了把刀,结果我第一?回上战场,那刀就?叫人给砍成?了两截。要不是侯爷在?马上捞了我一?把,我坟头草都有齐腰深了。那刀柄我一?直留着,想着哪天要是死了,就?让人把东西?带回去,告诉他?:你儿子在?沙场上砍了这么多迖越人的脑袋,可不是靠着你这把刀!”

秋欣然知道他?是有意这么说?,便也跟着笑起来,过一?会儿又问:“那——侯爷也有?”

这一?问,倒是把贺中给问住了:“按理说?……应该有。”

“什么叫按理说??”

“夏将军和明阳公主都过世了,侯爷换能?留东西?给谁?不过嘛——”贺中想了想,“侯爷刚来琓州那两年军中不是人人都服他?。他?跟底下人同吃同住一?块打仗,其他?人要留东西?,他?肯定?也得留。”

“对,他?留了。”贺中越说?越笃定?,“这规矩换是我跟他?说?的,他?一?开始跟我说?没什么好留的,第二天拿了个小木盒给我,后来一?直也没拿回去。”

秋欣然不免好奇:“他?留了什么?”

“那就?不知道了。”贺中说?着瞥她一?眼,“你要想知道,我带你去看看。”

秋欣然一?愣:“这怕是不合规矩?”

“我跟你赌十个铜板那里头多半啥都没有。”贺中咂咂嘴,“你说?那会儿他?能?留东西?给谁?再说?要当真是什么重要东西?,能?一?放这么多年也没想着拿回去?”

这话很有道理,也像是夏修言会干的事情。秋

<h1 id="chaptername" css="chaptername">90、番外·吉神宜趋(3/8)

</h1>

欣然心中好奇愈重,于是说?:“那我们偷偷看看就?放回去。”

二人来到军营,贺中领她去了保管东西?的库房。秋欣然一?进门抬头就?看见架子上规规整整地放着不少东西?,有些?是用布包起来的,有些?放在?木盒子里。

贺中一?边走一?边对她说?:“一?般打仗前?这儿放的东西?最?多,打完仗要是平安回来了,东西?也就?领回去了。有些?一?时找不到去处,就?换在?这儿暂存着。”

他?走到一?面架子后,从上头取下一?个檀木小匣,上头贴了张纸写着夏修言的名字。纸已经发黄了,匣子上落了一?层灰,果然已经在?这儿存放许久。

贺中将匣子放到一?旁的桌子上,秋欣然站在?对面,见他?打开匣子上的锁扣,没看清里头放着什么,但见贺中脸上的神色一?怔,过一?会儿才?从里头取出一?封信来。

“这是……给你的。”他?仔细看了几遍写在?信上的字,不可思议地抬起头对她说?。

“给我的?”秋欣然闻言也是一?愣,她将信将疑地接过信,发现信封上果然写着“九宗卜算弟子秋欣然敬启”几个字。

她做梦也想不到许多年前?,夏修言出征前?写了一?封信,连同一?些?“遗物?”,竟是留给她的。

秋欣然拆开信,发现里头就?只有薄薄一?张信纸,上面也只有寥寥数语。贺中好奇地问:“信上说?了什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